段子是我国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种文艺形式,相声里叫包袱,古代叫笑话,随着微博和微信的兴起,用手机看段子日益成为劳动人民茶余饭后的一种娱乐活动。由于段子的影响力日甚,我国的文字工作者以及非文字工作者在创作和工作中,出现了所有创作形式都段子化的倾向,比如电影、软文、广告、知乎的回答、电视节目、培训、撕逼等各类工作。马伯庸老师曾经说过一个关于段子创作的三种典型模式:谐音误解、预期违背和同文异读。其实,这里有点问题的是,只有预期违背是典型的段子基本结构,谐音误读和同文异读都是形成预期违背的一种方法。

所谓预期违背,就是孙子兵法中的“以正合,以奇胜”,用正兵吸引住敌人(观众)注意建立预期,然后派奇兵端了敌人的老巢(观众的笑点)打破其预期,正所谓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”是也。(在孙子兵法中,两军对阵,将领至少要安排两支部队,一支为正,一支为奇,正奇变化无穷。能因敌变化而安排正奇的将领,才能占据致胜主动权,才能获胜。)

读了几千条段子,个人觉得几乎99%的段子都是“以正合、以奇胜”这种结构模式,下面具体详解。

排兵布阵:段子结构要讲究“正奇”

首先说一下人为什么会被逗笑。讲笑话和变魔术有些相似,关键是Surprise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本来以为故事是这样的,然后发现其实是那样,哈哈哈。一个笑话由两部分组成,正兵(铺垫)和奇兵(包袱)。从功能上来说,正兵铺垫是为了建立预期,而奇兵抖包袱是为了打破预期。

更具体的说,一个段子至少要包含两个思路,也就是正兵和奇兵。正兵是铺垫,是在建立第一思路,引导观众接受和默认第一思路所产生的相关逻辑。奇兵是抖包袱,是揭示第二思路,而且这个第二思路一定要合理的打破了第一思路,才能让观众出乎意料,哈哈大笑。举个例子:

“40年来,我一直跟枕边的这个女人在一起相濡以沫,要是被我老婆知道一定会杀了我”

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段子的排兵布阵:

正兵(铺垫):
“40年来,我一直跟枕边的这个女人在一起相濡以沫”
用第一思路引导观众默认:我很爱我的老婆(40年相濡以沫的伴侣,人们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夫妻关系)

奇兵(包袱):
“要是被我老婆知道一定会杀了我”
第二思路打破了第一思路:我爱40年的人不是我的老婆,而是我的情人(反差)。

用三十六计来说,就是“声东击西”。先用正兵,把注意力吸引过来(指东),让观众的预期向东边儿奔去。然后,再出其不意的奇兵(往西边抖包袱),把观众的预期打个措手不及,所以“哈哈哈”。

再举例:
又到了互联网公司招设计师的季节,好多朋友打电话咨询要不要让孩子去。作为一个知情人,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,要辩证的看这个问题,视孩子具体的情况而定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譬如说,要是亲生的,就尽量不要…..

正兵:
又到了互联网公司招设计师的季节,好多朋友打电话咨询要不要让孩子去。作为一个知情人,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,要辩证的看这个问题,视孩子具体的情况而定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

第一思路:因为我们会根据日常正常的逻辑去预期接下来的结果,如果是腾讯阿里这样的大公司就很好,创业公司就要考虑考虑巴拉巴拉之类的。虽然你不知道具体的内容,但你一定是有这么类似的预期。

奇兵:譬如说,要是亲生的,就尽量不要…..

第二思路:没有按照你的预期正儿八经的分析。

这里要重点说明的是,段子的效果来自我们每个人思考的逻辑习惯,如果你看惯了段子,已经习惯了各种梗,可能会觉得没什么可笑的。这是因为你已经看出了段子的“奇兵”的安排,知道奇兵在哪里,心理上早做了防备,自然觉得没啥。

所以段子创作的关键是,要能在“熟悉的逻辑”上开辟出“新的视角”,然后去颠覆这个逻辑形成反差,出现一个令人捧腹的结果。正兵负责叙事铺垫,奇兵负责反差抖包袱。

下面举例,大家一起修改个段子: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……”

B如果说“快了,已经到XXX了”,肯定没什么效果,但是如果改一下,效果就会出现,想一想,会有几种情况出现?这个B所言,就是奇兵,奇兵怎么安排,是段子手的功力所在。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没那么快,刚到扁桃体”(梗是口交)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没有,我们被一坨大便挡住了!”(梗是肛交)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其实,我们正附在一张卫生纸上”(梗是撸)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你听说过杜蕾斯吗?”(梗是避孕)

两个精子在对话
A: “我们快到卵巢了吗?”
B: “作为竞争对手,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?”(梗是竞争)

段子创作除了“正奇”之基本规则外,还应注意以下细节:

1、正兵可以少,但绝不能没有,不然奇兵不奇

前面的铺垫也可能非常短,直接进入包袱,但绝对不可少。比如这个段子:

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住多大的别墅我都愿意。哪怕再多风雨,哪怕坐着宾利。就算每天吃山珍海味也毫不畏惧,就算每夜都纸醉金迷也在所不惜。我只想有这样简单纯粹的爱情,就够了

在这个段子里,第一句就是铺垫,第二句就是包袱,但是接下来所有的语言其实都在强化那个包袱,奇兵有时候更是实力部队。

2、捡现成(借势发挥),兵法上所谓“任势”

比如“春风十里,不如你”,这是经典的,改一字,“春风十里,不如睡你”就成了段子。因为不管是名言还是经典语句,都在人的脑海中形成了固定的印象,你一下子更改了下一句,那就形成包袱,“长发及腰,拉屎要撩”就是同样的方法。

3、兵贵神速,切忌行文(讲述)拖沓

写段子,语言越简洁,越好笑。以第一条笑话为例,如果讲的啰嗦一点就成了:
结婚已经40年了,我一直跟这个女人睡在一起,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。如果让我老婆知道我这么多年来爱的其实是另一个女人,而不是她的话,我老婆一定会杀了我的。

行军时间长,一是容易被观众发现意图,拆穿了就不好笑;二是,观众就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理解你的思路,笑点会被稀释。所以,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语言和信息,去除“噪音”,段子才不会影响观众思路,才能逻辑清晰直攻听众笑点。

4、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,让听众跟着你的节奏

《唐李问对》中李世民跟李靖谈孙子兵法的时候,总结了一条“致人而不致于人”,意思是要掌握主动权,让敌人跟着自己的节奏来,而不是相反。段子也是如此,要用思路引导观众遵循你的节奏,然后你才能取得“让他笑他就笑”的效果。如何建立自己的节奏,是需要仔细琢磨的,下面提供一个简单的法门:
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以三次为节奏的段子。比如我国传统的段子,“一个和尚挑水喝,两个和尚抬水喝,三个和尚没水喝”。想让听众笑就必须要打破预期,而建立一个模式,是让人产生预期最简单的方法。听众一旦理解了一个模式,就会自动默认这个模式将继续。因为建立一个模式一般需要两次,那么最快的打破一个模式就需要三次。如果“吃饭睡觉打豆豆”是“吃饭睡觉玩雪打豆豆”,就会显得拖沓,笑果就不会太好。更多节奏方面的认识,以后有机会再聊。

5、正奇差异越大,笑果越明显

卓别林曾经说过:“喜剧就是把相反的两样东西放在一起”。看过《人在囧途》,你会发现只要把两个性格、气质和社会地位相反的人一路放在一起,好笑的事自然会发生。陈佩斯和朱时茂,女神和女汉子,捧哏和逗哏都是如此。当铺垫和包袱是相反的两样东西,效果最佳。
举例:
“在中国讲脱口秀的环境要比美国还要好,因为在美国脱口秀你只能讲性和政治,而在中国脱口秀,除了性和政治以外,你什么都能讲。”

6、排兵布阵要有个人风格

郭德纲有郭德纲的风格,赵本山有赵本山的风格,所以人家一上台就有笑果。个人风格需要培养和坚持,段子手也是如此。有人说,喜剧 = 痛苦 + 真相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陷,和一套独特的方法来面对这个世界的不完美。每个喜剧创作者最珍贵的就是自己独特的喜剧视角。这种独特和真实才会让你最终收获观众的掌声。喜剧的关键是真实表达自己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,而不是猜测和迎合观众认为什么是搞笑的。只有自己的风格被听众认可,才能成为大师。

来源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543552

作者 铁血 汉子 2018年2月19日
2018/09/19/01:34:29am 2018/2/19/4:44:47
0 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