;

段子是我国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种文艺形式,相声里叫包袱,古代叫笑话,随着微博和微信的兴起,用手机看段子日益成为劳动人民茶余饭后的一种娱乐活动。由于段子的影响力日甚,我国的文字工作者以及非文字工作者在创作和工作中,出现了所有创作形式都段子化的倾向,比如电影、软文、广告、知乎的回答、电视节目、培训、撕逼等各类工作。马伯庸老师曾经说过一个关于段子创作的三种典型模式:谐音误解、预期违背和同文异读。其实,这里有点问题的是,只有预期违背是典型的段子基本结构,谐音误读和同文异读都是形成预期违背的一种方法。 所谓预期违背,就是孙子兵法中的“以正合,以奇胜”,用正兵吸引住敌人(观众)注意建立预期,然后派奇兵端了敌人的老巢(观众的笑点)打破其预期,正所谓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”是也。(在孙子兵法中,两军对阵,将领至少要安排两支部队,一支为正,一支为奇,正奇变化无穷。能因敌变化而安排正奇的将领,才能占据致胜主动权,才能获胜。) 读了几千条段子,个人觉得几乎99%的段子都是“以正合、以奇胜”这种结构模式,下面具体详解。 排兵布阵:段子结构要讲究“正奇” 首先说一下人为什么会被逗笑。讲笑话和变魔术有些相似,关键是Surprise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本来以为故事是这样的,然后发现其实是那样,哈哈哈。一个笑话由两部分组成,正兵(铺垫)和奇兵(包袱)。从功能上来说,正兵铺垫是为…

段子是如何编出来的 2018年2月19日
;

“我原以为这和开直播一样,谈点经验,外带讲几段相声,没想到这么难啊。” 2017的下半年,也是知识付费人设崩塌事故期。8月,罗永浩宣布停更“创业课“,上面那句话,是媒体从罗永浩的停更信中读出的心声;9月,Papi酱也退出了分答社区;年底相继上线的“郭德纲首档音频脱口秀”、“咪蒙职场提升课”,反响普遍不高,甚至有用户要求退钱。 今年是知识付费发展起来的第二年,到底是用户变挑剔了,还是知识越来越水了? 大V知识课程为何会成为一个坑? “人设”,是近两年经济公司、明星和粉丝一起打造出来的。自互联网内容创业兴起,为了让自己在繁杂的信息中更具辨识度,打造属于自己的“人设”,也成为了许多内容创业者的共识。 10月底,一篇名为《罗振宇的骗局》的文章传遍网络,直指知识付费忽悠用户,不贩卖实质内容。随后,和菜头又发了一篇文章《罗振宇骗得还远远不够》,表示不赞同罗振宇的“知识服务商“定位,在他看来,更为精准的形容是”知识中间商“。实际上,成为中间商,确实是大多数内容创业者江郎才尽或者自我局限的对策之一,只是像罗振宇这样走出来的太稀少。 舟子是一位财经内容创业者,他在优酷上推出财经脱口秀节目,最多的时候有过几千万点击量。这种成绩在业内,也是个小V了。2015年底,他抱着试水的心态接受了某音频平台付费课程的邀请。制作第一季的时候,为了尽快在平台树立品牌,团队做得特别…

知识付费是如何从“共享经济”变成智商税的(转载) 2018年2月9日
;

1 我朋友刘刚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: 叮铃铃——早晨闹钟响起。 他眼一睁,立马抓过手机,打开“得到”,倾听60秒罗胖教导。刷牙与吃早饭时,打开“喜马拉雅”,“完成了30分钟的音频学习。”然后,他出门上班。地铁上,再点开“知乎live”“听了三个知名答主的经验分享。”中午吃饭与午休的时间,他又点开了“在行”,“抓紧学习了《如何成为写作高手》。”下班路上,他又打开“得到”,“我在上面订阅了5个专栏。”吃完饭,上床,打开“直播”,“听了李笑来的《普通人如何实现财富自由》。” 然后刘刚带着满满的充实感,终于无比欣慰地进入了梦乡。 2 刘刚这两年很焦虑。 打开电视,看到别人英语流利如老外,他坐不住了,下了一个英语APP,走路、做饭都戴着耳机练习听读。 打开公号,读到《这个世界正在惩罚不学习的人》,他坐不住了,赶紧买回一摞书。 刷刷知乎,他又一声惊叹:“这个人的回答好专业好高深,我差太远了,不行,我得订他专栏。” 我问刘刚:“你干嘛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啊?” 刘刚一下说了三个原因: “时代变化太快,担心自己的知识不够用。” “别人懂的东西自己不懂,怕落后于他人。” “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,害怕自己被社会淘汰。” 刘刚的三个担心,其实极具普遍性。这个时代,很多人都像他一样患上了知识焦虑症。 一天不求知,心里就不安。 何为知识焦虑症? 就是我们对新的知识、新的信息和…

罗振宇的骗局(转载) 2018年1月19日
;

这几天,网路上火了一位「小仙女」。 她的成名作,就是周杰伦演唱会的点歌环节Diss自己的前任:自称「小仙女」,说前任长得丑瞎了眼,让镜头拉近看看自己有多美,并点一首《算什么男人》,祝愿前任不孕不育子孙满堂。 结果呢,一场尬唱之后全微博嗷嗷叫好,说「小姐姐好酷」。 在这个话题之前,诸位E时代弄潮儿们还正在热情辱骂油腻的中年男性们,似乎每一个发声者本人都精致得不行。 说起来,什么算油腻呢?自称「小仙女」算不算,熟练使用网络流行语诅咒前任算不算,在别人演唱会上唱跑调的歌还嗷嗷哭算不算? 油腻这回事儿,是对自我显露与自我感动的极度狂热,它和年龄、性别都没有什么关系。 这位小仙女和油腻中年男人的区别,不过就是她戴兔子耳朵、别人盘手串而已。 01 中年人很惨,他们在网络上没有话语权的。 网络上的主流舆论,属于那些闹腾着的年轻人。就像之前的保温杯、广场舞和大妈一样,这些讨论可以说是一场针对中年人群体的互联网霸凌。 年轻人们在网络里叫嚣,看不起没长大的、嫌弃那些老去的。 如果说「油腻中年人」的具象化是盘串、秃头和大肚子,那「油腻年轻人」的具象化大概就是手机上的29个修图软件和出租屋里一米多高的外卖盒。 就像小张,不出门见人就不洗头,下楼拿快递时候穿着睡衣、披个外套就下楼了,实在脏得不行就再扣上帽子、戴上口罩,重点是遮住脸。 甚至小张现在头顶油得开始溢脂性脱发…

这位Diss前任的小仙女 就是油腻的中年女孩本人(转载) 2017年11月16日
;

经验说:女人心情不好就会去买一堆又贵又不实用的东西来发泄。 实验说:我们常常把自己拥有的物品看作自我的一部分,当对自己评价低的时候需要借助更高价格的外物来提高自我评价。 生活中总是有那么点儿烦心事,比如上班迟到了,恋人和自己分手了,升职泡汤了……每到这个时候,悲伤之情不言而喻:我怎么那么失败啊?! 那怎么才能让自己心情好起来呢?很多人选择了购物,而且不买对的,专买贵的。可是为什么花钱就能让人心情好呢?科学家说:因为这样可以提升对自我的评价。 高价购物,修复自我 人们常常把自己拥有的物品看作自我的一部分,当自我受到伤害时,所拥有的物品能起到恢复的作用,价值较高的物品能够帮助我们提高自尊。所以,当受到负面情绪影响时,很多人会将购物作为补偿。研究者进一步发现,当人悲伤时,他不仅仅想要购物,更想要买贵的商品。 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辛西娅•E•克莱德(Cynthia E. Cryder)教授通过实验发现,消极的情绪会提升人们购买物品的花费。也就是说,人们在悲伤的时候更愿意花钱。 比起现金,悲伤令人更爱刷信用卡 尽管通过买贵的物品能够提升自我评价,令我们修复消极情绪,但是,看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从指缝间溜走,钱包日益憔悴,那种哀伤的感觉又来了。 研究者认为,消费者使用现金消费时,购物的快乐体验伴随着金钱丧失的消极感受,而信用卡则将这一消极感受延迟,从而进一步提升…

每一个购物狂也许都有一颗脆弱的心(转载) 2016年10月9日